Tag Archives: 遇见

世界很大。我们很小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或都两种可能交替。我都得睡了。一个人跑多了想走,走多了想站,站多了想坐,坐多了想睡。很累。不知哪一天我们都突然跨掉,跌进命运的旋涡。然后听天由命。各安天命。 想想能睡觉很好。睡觉是另一个生命。只可惜每天的梦从来没有联系起来。要不,我们可以在另一个生命中相见,生活,工作,狂欢甚至相爱。 世界很大,我们很小。对。只有两种可能,重合或者不重合。晚安广州,晚安所有未眠人,晚安所有孤独的人。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fei fei run — to fall

假如真的存在万能的上帝他一定很优越的偏执狂般地 思考把爱压制成信息隔离开人们用悲剧性的法则撕裂每一颗心 如果他真的存在我想去试着祈求他给我一个保证让我一直在你身边在看得见你的地方并有亲吻你的力量用我并不悠扬的歌声温暖你整个旅程 fall说,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听伤心的歌。嗯。其实是的。仿佛我在更多的时间里只是听哀伤的歌,快乐和狂欢在我的音乐世界是反而是最短暂的。如果问一个人最喜欢的音乐,恐怕有90%的人给的答案会是属于伤心类的歌。原因很简单,伤心的事来得深刻、记得牢。 电脑在播着这首feifeirun。一遍又一遍。木马刻意地把这首歌录得有黑胶碟一样的效果。一把旧钢琴配一个压抑到极致但又显得十分安详的声音灌满了整个房间。说声音压抑不如说是我自已压抑吧。往往,是听音乐的人在拿音乐作文章。 是的,fall,没错,一首很简单很普通的歌。比起时下的流行歌,你可能并不觉得这首歌的可取之处和哀伤之处,对吗?但是对我来讲,不眩目的文字、不高涨的声音、不张扬的宣告才是最真实的情感的流露。对于“小小声说话”的人来讲,这,已经是最淋漓尽致的表达,爱之深、痛之切都在里面。我喜欢没有声息的痛,没有声息的歇斯底里,因为没有声息,再大的痛也能淹没在里面。呵。 看来我们的生活都很压抑。需要不断地用泪水来冲洗它,不断地用工作来压迫它,不断地约会来逃避它。当然,我们的压抑有所不一样。我是因为想过对岸而苦于无法渡过去,你是在考虑这岸到底要不要过。 对于我自已,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渡过去,因为我坚信,那里是我要去的地方,我没有包袱,所以我可以比你要洒脱一些。如果在中途掉进水里,又有幸没有死掉,被水冲到下流去了,那就再打算吧。反正我离开了我原来的地方,反正我已经往我向往的地方拼命地游过。 而你,fall。我想你要考虑清楚,你说你在那个地方从来没有尽情做过一件事情,我自以为是的想了想,也包括爱一个人吧?你从小学会的顺从和听话,使你长大后到处受委屈和碰壁。你有主动选择生活的权利,好吗?活得不开心就换一种方式吧。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你、关爱你,这样的幸福你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很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也许,自私一点,稍为自已着想一下,情况也许就不一样了。不要觉得对不起任何人,在不开心的地方生活或者与不开心的人生活只会继续的不开心、更加不负责任,对大家的生活不负责任。 我不是教你坏。也没资格这样做。我看见有人生活得跟我一样压抑,我想帮一把。顺利的话,大家都淌过对岸,享受新的阳光和生活。 祝一切安好。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在转身重遇你们的瞬间苍老

嘿。那天在街头,看见你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我一个人走得飞快,所以你没看到我。我在擦你肩过的时候突然觉得好熟悉,转身一看,是你,牵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不用说,那是你新的女朋友。你脸上的笑比以前老,我知道你前任女友,也就我们的同学的闪电结婚让你来不及接受,在重遇你的那一瞬间你苍老了。我不知从何说起我们的从前,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毕业晚会、我们的眼泪、你日渐突显的大肚子。 某一天开始,我习惯把自已的感情故事告诉你。那天晚上找到了你,告诉你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但她有男朋友,我在痛苦地挣扎中。你说难得遇上喜欢的,那就去努力吧。转身离开时你突然告诉我,我还想把你弄到手,看来没门了 :P我说像极了我当年要把你弄到手却没门。缘份太爱弄人,不是让合适的人在不适当的时间遇上,就是让合适的人的时间错开。在你离开的瞬间我苍老了,忽然不识爱情的模样,原来她是镜花水月,你是知心爱人。 (以上均以第一人称叙述第三人的故事)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