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7

冲激

年初七早上9:15分开始回广州的旅程,年初七晚上11点的时候终于回到了广州的小窝。本来已经昏昏欲睡,妹妹在帮我洗头的时候几近睡着。。当我坐到电脑前,区告诉我他喝多了,需要我聊天的时候,我不得不打醒十二分精神,陪陪这位难得一醉的仁兄。他告诉我他今晚(初七)遇到缘份。并赞美缘分是那么不可思议和机缘巧合的事。并滔滔不绝的给我讲这位充满女人味的女人以前是如何男人婆,以前是如何爱她男友,他们之间有好多事情是那么的巧合并有缘份,他七分醉三分清醒地要求我问他问题,而不是光坐在这里听。我知道,这个女人这个时候的出现给区带来了一股不小的冲激。而这一股冲激,会变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并最终照亮两个人的生命么。我是多么的期望!多么热切地盼望。伤口可能在长肉,所以都有些痒。区却一味地还希望我有些发言。。于是&)(¥#POFI)(×#¥())×(&(我自问在这方面又不是权威,甚至我自已的现状还是一穷二白。不过某些时候做些总结性发言还是挺能让人产生共鸣罢了。。 年初八凌晨1 :25分。继续感受那个女人给他带来的冲激。 爱情。除了能让人把女朋友的头像做QQ头像、能让人喝醉、能把一个固执的大男生变得不知所措、是不是还能怎样呢?都说爱情改变一个人,改变也有两种的,一是滋润作用,美好了一部分人,一是摧残作用,哀伤了一部分人。不管最终是怎样,总会有好多人一头裁进去出不来。不可否认,我们都一样。纵然知道会是满身伤也要纵身一跳,完全不管哪一年哪一天,是否能修成正果,就那么疯狂呀,揪心呀,纠缠呀,那么哀伤。 对不起,我习惯性的把好事往哀伤的方面去想。如果把你的思想也往那里引导过去的确不好意思。不能否认的,进了这个围城,你就得开始患得患失,牵肠挂肚,甚至提心吊胆等等等等。祝哪天都有个男人或女人把咱们的生活给冲激得不成样子。那就让咱们都奔“幸福”去吧。 晚安。区。晚安广州。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一,二,三。跑!

一,二,三,放假。不管是上学还是上班,每一次放假,我都喜欢呆在教室或者办公室里,留到差不多最后。看着空空荡荡的教室、宿舍、办公室,然后收拾。离开。在一年前也习惯了别人还没放完假,我就得急急忙忙在年初四回到公司加班这种勿忙和麻木。嗯。转眼又一年了。妹妹已经完成了半年的大学生涯,如果情况顺利,供完她读完大学出来工作我也就二十八九了。呵。突然间发现二十和三十之间的距离竟如此之近。 据说今天是情人节。不知道早上回去上班的时候公司有没人会收到什么惊喜。这样的事情可以见惯不怪了。不过,有时候,没有惊喜也是一种惊喜,对吧。13号还在加班的时候Terry跑来跟我发牢骚说:明天情人节,谁谁是不是跟你过啊?我在烦着明天去哪里买醉!我想,14号又是一个凄美的日子,公司放假,也许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目送各位离开,然后独自离开孤寂的办公室。可能,我不想别人看到我最后离开的狼狈样罢了。14号Shaw回家,Stuart很搞笑的说因为是情人节,打死也不早回家,自已一个人也要在外面过。我想,还用解释吗,分明是有人一起。他说要我尝尝独自一个人在家面对四面墙壁的感觉。我笑,我这不是一路面对着走过来的么?那有什么。什么都怕,就不怕一个人在家。把音量调到最大,买很多想吃的东西回来在音乐声中自已弄来吃。顺便问候一下那时所有街头巷尾的小情人们。累了我可以看《心是孤独的猎手》。最后趁那家伙还没回来的时候洗干净身子钻进被窝睡去。以上纯属假设。假如14号晚上例牌加班,那我当晚的情人就是我的爱机,又或者是Jas?哈。 所以,想想,我节目还将是挺丰富的。别担心我一个人会难过。相反,那样让人超脱。 新年来了。所有人都准备好了。跑吧。 happy new year!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我说又梦到了你。醒来之后又是一身汗。跟以往的梦一样,开始很甜,很美。跟以往的梦一样,一个电话、一个信息把你从梦里的我身边带走了。我在梦里的街头忧伤地踱着脚步,像现实一样幻想着突然有奇迹。但是我感觉到梦里的我的绝望,被撕裂一样的痛。然后,醒过来。幸好,没有眼泪从梦里跟出来。 也许现在我就生活在梦里。好久没试过八点以前回到家里,今天Shaw去了买车票,Stuart外出(理由跟昨晚一样),只有一个人在家,久违的黑暗在躲藏了好久之后疯狂地潮我汹涌而来。我在瞬间被淹没了。 我在想,如果我在现实世界里说话能跟我用文字写东西那样顺手,那样自由地表达就好了。我需要文字、音乐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的嘴巴不能完全表达我的思想。例如,我想你。对自已喜欢的人要讲出这句话可以想像多难为情?!同时,我以为我的关心和担心你都能感觉得到。就算我们看不到、就算我们背向而行。我依然很强烈地希望目光能绕过前面所有的东西,围地球再转一圈去看到我身后的你。 可是,我错了。我很笨,就像很多我应该做的东西都没有做,或者不会做一样。我自以为是地认为我关心了你。 做错事的人没权力要求宽恕。只有道歉。对不起。 有个从后面一把把我推到公路上。一辆大卡车迎面扑来。!!原来是一场梦。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沦落凡尘

一个圈子大了,人多了,自然什么人都会有。用几位姐妹的说法,公司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龙蛇混杂。总有些人让人觉得难堪和充满敌意。像J那一肚子的苦水,每天紧绷的神经,委屈的泪,说不出来的累。像V那样高度劳累、领导的不理解、敏感的神经,那受委屈的女孩眼中带的泪光总让人心生怜闵。像S那样任劳任怨?不被理解时候一支烟能消除所有的烦恼? 今天在Gtalk跟J聊起。JF:以后你要整天面对T了。J:没办法,我还想做Peter的位。JF:我也想J:所以嘛。。。。。。。。JF:有想法才有动力J:其实,我不喜欢经营,我喜欢创作JF:最高的境界是两者完美的揉和在一起J:完美的揉和在一起。。。。JF:不过,这样的境界已经不纯粹了,已经不美了。J:我们都在寻找美JF:的确,从来没有放弃过,只是,你受的委屈比我的要多多了。J:感激理解中(省略N字)JF:我们本来是天使(不要与姓T的联系起来),奈何要沦落至凡尘。 假如。天使像我们一样敏感、热爱纯粹的美。那他们想必一定在高高的天上看着我们,引领我们。因为,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具有优越的敏感,爱美,爱那种纯粹的感觉,忍受不了一丝污垢。但是,除了面对自已之外,很难找到一处理想的空间,让自已像前生(假如我们的前生是天使)那样自由。凡尘太俗事,太多苦难,太多不想面对的人。但是,活着就连呼吸也是挑战。是吧?我们也不轻易低头! 速写于一个不眠的凌晨。By一个善于YY的鸟人。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力量

周末。窝在家里重复再重复听木马。想为每一首歌都写点文字,后来总觉得文字的力量远没音乐的力量大。很有力量的哀伤,一点点笼罩,听着完全没了力量。这样的音乐很适合我。低调、睿智、有力量、没力量。再次确认我不是一般的神经质。卡卡。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世界很大。我们很小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或都两种可能交替。我都得睡了。一个人跑多了想走,走多了想站,站多了想坐,坐多了想睡。很累。不知哪一天我们都突然跨掉,跌进命运的旋涡。然后听天由命。各安天命。 想想能睡觉很好。睡觉是另一个生命。只可惜每天的梦从来没有联系起来。要不,我们可以在另一个生命中相见,生活,工作,狂欢甚至相爱。 世界很大,我们很小。对。只有两种可能,重合或者不重合。晚安广州,晚安所有未眠人,晚安所有孤独的人。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