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7

fei fei run — to fall

假如真的存在万能的上帝他一定很优越的偏执狂般地 思考把爱压制成信息隔离开人们用悲剧性的法则撕裂每一颗心 如果他真的存在我想去试着祈求他给我一个保证让我一直在你身边在看得见你的地方并有亲吻你的力量用我并不悠扬的歌声温暖你整个旅程 fall说,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听伤心的歌。嗯。其实是的。仿佛我在更多的时间里只是听哀伤的歌,快乐和狂欢在我的音乐世界是反而是最短暂的。如果问一个人最喜欢的音乐,恐怕有90%的人给的答案会是属于伤心类的歌。原因很简单,伤心的事来得深刻、记得牢。 电脑在播着这首feifeirun。一遍又一遍。木马刻意地把这首歌录得有黑胶碟一样的效果。一把旧钢琴配一个压抑到极致但又显得十分安详的声音灌满了整个房间。说声音压抑不如说是我自已压抑吧。往往,是听音乐的人在拿音乐作文章。 是的,fall,没错,一首很简单很普通的歌。比起时下的流行歌,你可能并不觉得这首歌的可取之处和哀伤之处,对吗?但是对我来讲,不眩目的文字、不高涨的声音、不张扬的宣告才是最真实的情感的流露。对于“小小声说话”的人来讲,这,已经是最淋漓尽致的表达,爱之深、痛之切都在里面。我喜欢没有声息的痛,没有声息的歇斯底里,因为没有声息,再大的痛也能淹没在里面。呵。 看来我们的生活都很压抑。需要不断地用泪水来冲洗它,不断地用工作来压迫它,不断地约会来逃避它。当然,我们的压抑有所不一样。我是因为想过对岸而苦于无法渡过去,你是在考虑这岸到底要不要过。 对于我自已,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渡过去,因为我坚信,那里是我要去的地方,我没有包袱,所以我可以比你要洒脱一些。如果在中途掉进水里,又有幸没有死掉,被水冲到下流去了,那就再打算吧。反正我离开了我原来的地方,反正我已经往我向往的地方拼命地游过。 而你,fall。我想你要考虑清楚,你说你在那个地方从来没有尽情做过一件事情,我自以为是的想了想,也包括爱一个人吧?你从小学会的顺从和听话,使你长大后到处受委屈和碰壁。你有主动选择生活的权利,好吗?活得不开心就换一种方式吧。有人能够真正理解你、关爱你,这样的幸福你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很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也许,自私一点,稍为自已着想一下,情况也许就不一样了。不要觉得对不起任何人,在不开心的地方生活或者与不开心的人生活只会继续的不开心、更加不负责任,对大家的生活不负责任。 我不是教你坏。也没资格这样做。我看见有人生活得跟我一样压抑,我想帮一把。顺利的话,大家都淌过对岸,享受新的阳光和生活。 祝一切安好。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改变生活的勇气

更好一点的生活环境会让你努力一点吗?另一个让你有新鲜感、有心跳感觉的男人能把你从他身边带走吗?如何才能让你投入到真正的生活中来,而不是生活在自已虚设的世界里面?如果不是那次意外,你是否打算永远不告诉他,你爱他?什么才能把你从对爱情绝望的深渊里拉出来? 我们每天被大大小小的问题困着。不断地去解答,或者逃避。你累吗?很累。有时想做个决定逃离现在这样的困境,只是下不了决定,就算决定了也还有后悔这个东西。 什么让你没法改变生活?你的心魔。他的过去。平静的生活。未知的冒险。烟的强大引力。 我想你已经知道隔在我们前面的那条河了。淌过这条河,就完美了。 我还是继续睡吧。梦里暖。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you are what you think

凌晨赶回家里。看到了久违的区,区没有在秋天到来,而是在冬天的时候到来了。回到家第一件事是坐下来,听他们弹琴唱歌。区这次来,带来了两首新歌。唱完后,区、瓜与我三人开始了长达半年没有的聊天。区还是老样子,胖胖的脸,不过现在是冬天了,再也不是那付短裤衬衣模样。这次的新歌有好多新的感觉,他自已脸上也掩藏不了喜悦。说到瓜,区说瓜的歌真的可以出专辑了,说实在,他的歌质量很不错,至少比市面上一般的流行歌有内容,曲式也好听。区说我胖了,他说我生活过得好。是吗?真的这样吗? 我快三年时间没有一首完整的作品出来。我怎么了?这真是我的生活“好”所致?我原以为,我可以不抛下我的音乐,不管我做任何事都不放弃。而实际上?我想也没有,我只是再也没有写歌。我想原因有很多:一,创作高峰期已过。二,工作忙,而且喜欢技术类的工作,乐此不彼。疏远了音乐创作。三,生活单调,没灵感。 我并没有丢下音乐。音乐的表现形式不仅仅是创作。我还是那么狂热的爱音乐,弹琴,但是我的情绪不再是通过写歌的形式表达出来。我喜欢拿来一把琴乱弹,一直到累。很多情况下,我尝试让自已回到创作的路上,但是我没有办法把自已心里复杂的想法用一些很简单的歌词表达出来。于是,文字的出现很及时,三年前,当我再也写不下一句歌词的时候,我开始写文字。写文字比写歌来得简单,随意。而且完全可以废话连篇,不用对听众负责任。。。自然而然,我习惯了写字,而真的,我再也没有一首完整的作品出现过。 我跟瓜是两种极端。虽然两人都是善感中人,但是我比较理智,能计划好自已的职业生涯和打算以后的生活。而他是凭感觉走的,所以到处碰钉,很长时间找不到出路。我在外面比较沉默。瓜比较善谈。我比较推崇技术,瓜比较看重交际、关系。这一切决定了我们的路。我理智,所以选择重心放在工作、将来的生活上面,沉默就和电脑打交道。技术狂就狂做技术,狂弹琴少唱歌。而他就想到哪里走到哪里,虽然工作有时不如意,但结交的朋友不少,三教九流的,而且时时都会有些新的感觉,出来一些新的作品。 今晚我开始羡慕他们在音乐世界里的成绩,让我遥想在学时代的我们。如果当时我想要做一个完全的音乐人,现在的我会在哪里。但是现实是我想让我、我的家人以后生活不那么困难,我要做出些努力去改变将来。后来我就成了我。 是的,我成了我想要成为的人。我的音乐,留在心间,流出在指间。缺少了作品?我只是把他们变成了罗嗦的文字罢了。我的记忆和思想与另外一种形式表达出来了。其实,算不上是空白。 每个人都有自已的精彩。你就是你想成为的人。只要你去想。如果没有什么不妥,呵,别介意现在自已怎样。充实就OK了。

Posted in 音乐 | Tagged , | 2 Comments

王子啊王子

“王子啊,你有没试过从石头里拔一把宝剑出来?”,批萨兄曾经这样问我。“没有啊,我只试过从浴缸里把水塞拔出来。。” 我曾经这样告诉他。 我是一块波萝油,但请您相信我,我曾经是一个王子。我并没有传说里面那些王子一样的传奇经历,甚至我根本没想到过要当王子。只是命运这样安排,我真的是王子。后来我的位置却被假王子坐了,我的公主被霸占了,我被下了诅咒并被赶出了国家,开始流浪。父王、母后并不知道这一切。 我在橱窗边看人来人往,在路灯下淋整晚的雨。我以为会有人来找我。好多年过去了,没有人问过我是谁,没有人找过我。 我有一个老朋友叫批萨,这些年他一直相信我是王子,一直鼓励我。我女朋友叫阿莲,从早到晚口里的话从未停过,不过恰恰好,跟我互补,我从来就不爱讲话。我每天早上回餐厅上班,每天晚上接阿莲下班。好多年又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一个算命先生见到我,他说,先生,请留步,你。。。出身帝王之家。。 我想起我爱的公主,我的母后、父王。我想起我是一个王子,虽然我从来没感觉到做王子有什么特别。但是那本来属于我自已的东西被另一个人占有了好多年。我好没用,我对不起公主,母后还有父王。我隐藏在这遥远的城市好多好多年,打一份平凡的工好多好多年,过平静的生活好多好多年,和阿莲在一起好多好多年。如今,我心里却不平静了。 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这一生总是在平静地接受和忍受一切。忍受假王子的陷害,接受离开公主离开家的事实,接受我不再是一个王子,接受一个本来很烦的女子,接受平平静静的生活。我从来没有为自已做过决定!在今夜,我决定离开我平静地生活了好些年的城市和阿莲。我要回去告诉所有人,我才是王子! 这是个下雨的夜,我最后一次吻了熟睡的安静的阿莲,留下了一封长信后钻进了风雨中。 我离开了我生活了好多年的城市和女人后结果怎样?我现在怎样?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但有人告诉我,阿莲教她的孩子的时候经常说要像他爸爸那样勇敢和坚强。 最后我有没有做回王子真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曾经为自已和自已爱的人勇敢地去抗战了,与我一起抗战的还有我的老朋友。而这件事是我做为一个真正的王子该去做的事。在好多年后我做到了。我再也无怨无悔。而我现在在哪里,是谁,真的不重要。我心里面已恢复了平静,添加了好几分稳重、快乐。那是最重要的。 是的,王子说,我曾经尝试过夺回我的城堡。 也许,有天有人会问另一个王子:“王子啊,你有没试过从城堡里救回你的公主啊?”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早晨

看完一些想看好久又好久没看的电影已经接近凌晨三点。这时才想起要换条短裤。有点困,但个人认为只是假像,因为昨天已连续睡眠了十几个小时,没理由会困的。明天还是一样睡。下着雨,滴嗒滴嗒听着很舒服,不想起床。本来明天翠说要过来打球,只是没订到场,加上她又感冒,所以建议把活动取消,养身要紧了。如果明天继续下雨,那么蓝球也是没得打的咯。就算明天不下雨,我如此腰酸背痛是否能打也是个问题 。 好久没有尝试过可以放纵自已睡得像一头猪。像这样吃饱睡,睡饱看电影的日子还真舒服。估计如此不足一个月,回到家里妈妈就不会觉得我瘦了。 继续走神。明天继续大睡。晚安广州。晚安所有孤独的人。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宿醉

2007-1-15晚。博汇粥团买醉一霄。 CC的疲惫V的秘密我的美丽错误A的多情S的冷静J的缺席 买醉。往往只会让人心更碎。没有人问起任何原因。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的开始有点醉。有人喜欢在醉的时候做些平时不做的事,像V的神经质。有人却在离开的时候说我爱你。你只能够很心痛,喝着瓶里的酒,呆呆看着那三个一蹋糊涂的字强忍住眼泪。有人喜欢在微醉的时候看其他人表演,像我。有人喜欢在一群人醉的时候保持清醒,像S。 我知道,你在发神经的时候有人心剧痛了。其实是不是宿醉一霄之后一切都如旧了?如旧了,是否一切和好如初了?我不知道,但愿你们一切安好。这样的祛痛方法,我宁可不要。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

新家近照

搬到学校住快一个月。突然发起神经要把房间拍一拍。于是:卡察1:照自已总照不清楚,不清楚有好处,看起来帅。。卡卡。卡察2:偶的书桌,自从搬过来之后,这些书就在这里生尘。哎。电脑这样子摆设用起来其实不舒服,于是也有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不舒服可以让我不那么常靠近电脑。卡察3:我的床。不要看全貌啦。看看床头就可以了。摆在那的书可不一定就是做样子捏。可惜那床头灯不争气,下次买个直接用电的省些。床头枕头虽多,甚至还有个Bearbear熊,睡在那的还是我一个人。那其实是些朋友留在我家的行李,没地方放,放床上摆设也挺顺眼。:P卡察4:大老婆,二老婆。我怎么去分谁大谁小?不管你们是大是小都是俺老婆。别争。卡察5:“艺术墙”?一些旧相片、木马的海报、电话号码、假币。我喜欢凌乱的感觉。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在转身重遇你们的瞬间苍老

嘿。那天在街头,看见你牵着一个女孩的手。我一个人走得飞快,所以你没看到我。我在擦你肩过的时候突然觉得好熟悉,转身一看,是你,牵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不用说,那是你新的女朋友。你脸上的笑比以前老,我知道你前任女友,也就我们的同学的闪电结婚让你来不及接受,在重遇你的那一瞬间你苍老了。我不知从何说起我们的从前,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毕业晚会、我们的眼泪、你日渐突显的大肚子。 某一天开始,我习惯把自已的感情故事告诉你。那天晚上找到了你,告诉你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但她有男朋友,我在痛苦地挣扎中。你说难得遇上喜欢的,那就去努力吧。转身离开时你突然告诉我,我还想把你弄到手,看来没门了 :P我说像极了我当年要把你弄到手却没门。缘份太爱弄人,不是让合适的人在不适当的时间遇上,就是让合适的人的时间错开。在你离开的瞬间我苍老了,忽然不识爱情的模样,原来她是镜花水月,你是知心爱人。 (以上均以第一人称叙述第三人的故事)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就这么溜走的时光

其实我还是没有地方可以去,本来打算星期四、五连放两天的假,那么就连着元旦和下周末一起有七天的假放的,那么我就可以离开广州找一些好玩的地方来玩玩。只是每次节前我都这样想,然后就很无聊的在家里过完这些假期。元旦我去了佛山捞捞家里。虽然说不远,但也算是小出广州一会,只可惜因为我自已的疏漏以致我要半夜跑回广州的家,没有实现捞捞的“妈铺计划”。搞得捞捞妈匆匆忙忙给我准备了些自已种的菜往我包里塞,怪不好意思的。不过都还好,和捞打了两个小时的蓝球,见到了他传说同的精乖伶俐的外甥,吃了一餐丰富的住家饭(成员包括捞爸、捞妈、捞姐、捞外甥、捞、我)。捞,头发长了。也该剪了。。嘿。很不幸,从捞捞家里回到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怎么,就在我换衣服的那一瞬间着了凉。没错。我现在又感冒了。我在想,其实在我换衣服的当口,谁想了我一下,以致我刚好着了凉,打了一个喷嚏。 翠翠发信息告诉我她突然想要一分稳固的感情,想那个人一直陪在她身边,害怕失去些什么,曾经那段以一群人为单位的生活就这么溜走了,嫁的嫁,回家的回家,留下她一个人在那里。我猜,八成是看了什么小说或电影后被影响到了。果然不出所料,翠说,因为看了《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害怕得泪流满面。我大概翻了翻这本小说,走了走某些情节。故事是虚构,而里面发生的事情却完全能真实地在生活中感受得到。难怪她们对这样的小说如痴如醉,陷入程度相当深。这里使用了她们,只是因为另一个女同事也有类似的情况 :)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我喜欢这样悲情的名字,又如,以伤之名,伤城,罪恶城市之类的。我不是一个消积的人。但对这些消积、饱含哀伤的字眼却喜欢十分。其实,一个喜欢哀伤的文字人并不代表他就是哀伤的,而恰恰只说明了他经历过、在哀伤面前能够更加从容不迫。其实看文字是一种感受,是一种成长,有时候也会是一种磨炼。你会明白吗?时光就这么溜走的。当我们凝神在其他人的故事里的时候,当我们怀念过往的时候,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想把溜走的时光留在歌里面,留在文字里面,但是现实里却永远没办法留下,除了时光,还有人。留下的,也许只有哀伤了。也许,哀伤才是永恒的。也许,只是还没有人来结束我们的哀伤?

Posted in 其他 | Leave a comment